啄泥

nothing-

提前祝大噶国庆快乐!

下午就要去苏州玩啦w不求推荐景点小吃啥的因为大概没人理我(

总之给各位笔芯,下个月应该不怎么忙了会加油产粮的xd

总结:↑是一个无聊的lo

【千我】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


- 一个简单的恋爱故事

- 未完

- 玺,王者印也。所以主土。从土,尔声。籀文从玉。——《说文》


一、

九月初是夏季的尾巴,摇摇晃晃地攀附在炎热与清爽的边缘,一天与一天不相同,但昼间总是热的。被大片玻璃遮盖住文字的布告栏处在背光的地方,要用手抵在额骨上撑起一片阴影才能够窥见其中模样,最顶端的字比我高了一截,我稍稍踮起脚眯着眼,看到了文科第一的名字与得分,方才安下心来,周身热气都散了一圈儿。再顺便转头看看隔壁理科班的排名,跟我差了一行的那个名字太过特别,一眼就能看到——易烊千玺。...


日常练习/专辑自设


提问:

如果易烊千玺出个人专辑,你想让它叫什么名字?

答:

易烊千玺娶我

楠楠全宇宙天下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

大王叫我来巡山

其实我有考虑很多名字,不过最后还是选了千玺在三周年上推荐的歌曲《无终》作为专辑名,最后做出来的这个虽然也并不符合无终的风格(揍

无终里有一句歌词我太喜欢了:哀往笑藏,心还滚烫。

代入到小哥哥身上,觉得非常符合,心疼又欣慰。

他正在慢慢长大,学会用自己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哀往笑藏,没有办法,是谁都要经历的事情,但一颗心脏仍然滚烫,持着自己的梦想往前进,在浑浊世界中仍然保持赤子之心。这样的他,是我的骄傲XD

也许还会继续做下去?你...

道(三)

-京城五少/前文:(一) (二)

-抱歉这一更实在来的太迟,我自个儿都把前文忘了(喂

-没红心没动力!(叫唤

-写破1w字了,对我来说太不容易了

-感谢喜欢(深深鞠躬


正吃着的时候来了个信使,说是二爷请小爷有些事,让小爷晚上放课后在学堂门口前等他。张一山听了有些乐,拍拍千玺的肩道:“以后你出山得定个价钱,保证你赚个满钵。”


“得了吧,”易烊千玺道,“数你出钱最多。”


张一山一想好像确实如此,就摆出个“得、服你”的手势,继续埋头苦吃了两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诶我说,我刚去接你的时候,看你跟你们那秀才先生在讲什么,你是不是在学...

不如跳舞(一)

千玺中心/

无cp/

搞cp搞不出来伤心/


0.1

“我跟你说,我发现,我会开始不由自主地跳舞。”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的画面。


我甩甩头,极其严肃地看向我的好友,期待他给我一个能够让满意的回应。他正在玩手机,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啥?你说你最近得了中二病?”


“……”


跟这位重度中二病患者说什么呀。我沮丧地拍拍手中熊娃娃的头,暗想没人能够理解我啦,我回老家和娃娃们待一辈子好啦。


这时我的好友的手机突然振动...

道(二)

-京城五少设定/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请戳这里

-爆字数了,没写到预定情节,也没引出来主线,二爷和四爷没出场就不带tag啦

-感谢所有点小红心和小蓝手还评论的GN们!给你们笔芯!



易烊千玺踏出家门的时候,空气中饱和着清爽的树香味,在早昼迷蒙一片的日光下,抬头看见绿叶上微弱金色镀边,低头就是路间草尖沾露。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整整腰周黑褂,再弯下腰来擦去牛皮鞋上染的一点污渍,颇为愉快地向学堂踏出步子,这时他听见一声音量极大的呼唤:“玺玺玺——!”


易烊千玺堪堪停住步子,他在声音响起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判断出了其所属人,紧接着他将眉头...

道(一)

-京城五少衍生/请勿上升真人

-设定嘛就那样半蒙半猜就能知道(no)

-NPC名都是自个儿想的……过来看了一下lof才发现好像跟人撞了,不过没关系都是NPC嘛(笑)


一、


扶着赵爷跨过茶楼门槛的那一刻,浸润着马褂的黏着汗水瞬间凉下来,清爽气息撩过全身,郑大暗自松了一口气,侧头轻声对赵爷说:“爷,咱到了。”


恭候多时的小二赶忙迎上来接住赵爷,郑大抚了抚袖,对小二道:“老位子,老样子,醒酒茶。”


“好嘞。”小二麻利地应了一声,左手扛过赵爷的手臂,右手从他腋间穿过,将他往上抬了抬,向东侧茶桌前进,边走边慰问道...

WINGS OF YOU

WINGS OF YOU
 
-安芦 
-架空 
-写飘了…OOC有 
 
夏日黄昏如同透明蝉壳般将整座教学楼包裹,在跟随汹涌人流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安倍感受到极寒黄泉与炽热地狱的天差地别后,剥脱蝉壳走出大门时的烦闷情绪愈发严重,他将刚从自动贩卖机里拿取的冰镇盐水瓶贴上脖颈,冰凉水汽爬上手背与脖子,细细密密地顺着皮肤纹路流淌,一路舔舐胸膛与手臂,滴落地面洇出不足一秒的水渍。 
 
这时他感受到单肩背包中小物的转圈震动,碰触打开棉质包的粘稠感让他倍感烦躁,没顾得上看来电人的备注,摁下通话键后就脱口而出一句不耐烦的“喂?” 
 ...

撕碎你念想

-安芦
-OOC大概有

公车于深夜一点停靠站牌边,芦屋跟随寥寥几人嗅着闷热潮湿的空气走出来,忍受着方才三十分钟于封闭公车中塑料座椅上泄出的黏糊汗水将棉质T恤与肉体紧紧贴合的不适,看见了站牌下侧脸处于霓虹灯光肆意抚摸下的安倍晴斋。他身穿岩井茶色浴衣悠然闲适地站立在流光溢彩与漆黑一片中,与芦屋的困窘境地全然不同。

他抬头,看见芦屋,转身就向目的地走去。

芦屋奄奄跟在他身后,在与他隔着七八个身位的距离处暗自踩住他被灯光拉长的俊朗挺拔的影子,像是将自己的半个身子埋在他身下,在不见人处想象了几秒耳厮鬓磨温软香润的夜晚后耳尖如灼铁,只好打断脑中风波四起的诡谲想象,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一句“晴...

© 啄泥 | Powered by LOFTER